位置:主页 > P生活墙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老乾妈 

钱是一张纸,名声最重要,做老闆首先要会做人。

坑人骗人,人家口水都要把你淹死。」

 ——「老乾妈」陶华碧

1947年,贵州湄潭县一个小山村里,出生了一个女婴。

父母重男轻女,没有让她上过一天学,直至50岁,她才第一次在纸上描出自己的名字。

谁能想到,她在一个女人危机四伏的中年,竟成为了「令无数男人、女人热血沸腾的国民女神」。

她叫陶华碧,或许你更熟悉她另一个名字——「老乾妈」。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被辣椒酱改变的命运

20岁那年,大字不识的陶华碧嫁给了一个会计。

丈夫端的是铁饭碗,本以为至此家庭稳定、温饱不愁了。却天降噩耗,丈夫生了一场大病,猝然离世。

来不及体会守寡的孤独,她就踏上了求生之路,家中两个嗷嗷待哺的儿子,是她生活的光。

背井离乡去广州打工,人生地不熟,工资微薄,思念儿子尤甚,几年后,陶华碧回贵州老家。

那个年代和现在相仿,缺乏一技之长的底层百姓,要幺拾荒,要幺卖早点、出晚市。

于是陶华碧白天卖早点,晚上买米豆腐,一个要起早,一个要熬大夜,那几年她几乎没睡过囫囵觉。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陶华碧>

为了省点路费,几十公斤的食材都是她从五公里外背回来的。

她始终坚信,生活虽然难,但总有人更难。

42岁时,儿子都已长大成人,她就在贵阳龙洞堡搭了一家「实惠餐厅」,专卖凉粉、冷麵。价格比其他店铺都低,来吃的很多都是学生。

这些学生里,有些家境很贫寒,陶华碧就给他们都免单,久而久之,来吃的学生都喊她「乾妈」。

为了招徕更多客人,她特地熬制了一款辣椒酱搭配凉粉吃。

有一回,她生病,没有做辣椒酱,很多客人听到只剩凉粉了,就转身离开了。

她就留心观察了一段时间,辣椒酱远比凉粉受欢迎,很多客人吃完凉粉,都会再额外打包一份辣椒酱。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辣椒酱>

这样到晚上酱就没了,剩下的凉粉也基本上无人问津。

一天,她早早关门,发现同行的生意都格外好,原来这十多家店铺都用她的辣椒酱。

那之后,她再也不单独售卖辣椒酱,才算保住了自己的生意。

1994年,偏僻的龙洞堡摇身一变成了主干道,陶华碧的生意也迎来了转机。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龙洞堡旁的道路>

比邻高速路,长途货车司机自然成了「实惠餐厅」的主要客源。

这些司机往往跑的线路固定,回头客很多,陶华碧就给他们赠送自家的辣酱,一来二去,贵阳「龙洞堡老乾妈辣椒」成为了一种口口相传的品牌。

这年11月,「实惠餐厅」更名为「贵阳南明陶氏风味食品店」,主售辣椒酱,兼售凉麵、凉粉。

不只是货车司机,很多贵阳当地居民也慕名而来,生意火爆,供不应求。

都以为老乾妈要扩建,她却迟迟不动。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老乾妈配米饭>

从无到有的「老乾妈」

由于物美价廉,风味独特,这家小店「惊动」了街道办事处和贵阳南明区工商局。

两拨人联合游说陶华碧放弃餐馆,专做辣椒店,扩大产量。

「每次我们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她都哭得一塌糊涂,让人根本说不下去话。」

她拒绝的理由也很简单,「如果小店关了,那这些穷学生到哪里去吃饭。」

眼看着陶华碧要错过这个商机,学生们也轮番劝「乾妈」,瞅着这批学生毕业,陶华碧才办了一个简陋的辣椒酱加工厂。

就叫「老乾妈」,包装上印着她自己的照片。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老乾妈头像>

起初,工厂没有设备,剁辣椒都是人工操作,工人们都嫌辣眼睛,谁也不肯干,陶华碧就亲自裹上围裙切。

「我把辣椒当成苹果切,就一点也不辣眼睛了。」

那段时间,她比以前更忙碌,还落下了严重的肩周炎。产量上去了,销路却很窄,她就挎着篮子挨家挨户、各大食堂逐个推销。

凡是她走过的地方,没有不回购的,谁能拒绝这幺实惠又欲罢不能的辣椒酱呢。

在她开「实惠餐厅」之初,很多地痞隔三差五来捣乱,欺负他们孤儿寡母。有一回,陶华碧举着饭勺冲到他们面前,一幅要拚命的架势,可把他们给镇住了。

现在对于她来说,最艰难的日子显然已经过去了。

1997年,工厂再度扩建,团队从40人到200人,陶华碧不懂管理,长子李贵山来救急。

母子两人的第一要务是处理文件,他念,陶华碧听。每到重点,陶华碧就果断地说:「这条很重要,用笔划下来,马上去办。」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陶华碧>

遇到要签字,她就只会画圈,儿子就把「陶华碧」三个字写下来,让她描着写。

「做酱我在行,这三个字,很庞杂呀,好打脑壳哦!」

后来,她还是学会了,她这一生也只认识「陶华碧」三个字。

这样,桌上堆叠的报表她也看不懂,但她是天生的生意人,心算很好,财务人员给她报数字,她就能算出大概,还能指出报表的漏洞。

辣椒酱的包装起先是袋子,常有漏油、扎破等问题,她就打算换成玻璃瓶。

于是,陶华碧找到了贵阳市第二玻璃厂订製包装,由于订单太小,被一口回绝了。

她就要求再谈谈,一坐下来,陶华碧就开始讲道理。

「我花钱买瓶子你还有不卖的道理?你嫌我要货少,哪个娃儿是一生下来就一大个哦,都是慢慢长大的嘛,今天你要不给我瓶子,我就不走了。」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老乾妈生产线>

财大气粗的第二玻璃厂网开一面,允许她来捡瓶子回去用。

后来,「老乾妈」建厂,扩大生产后,第二玻璃厂反倒遇上了国企倒闭潮。彼时,它生产的包装成本、质量皆无优势。

陶华碧还是坚持继续合作,60%的玻璃瓶都交由第二玻璃厂生产,如今厂里四条生产线「老乾妈」独佔三条。

「这家企业在我困难的时候帮过我,现在为点成本就不给单子,换了你,你能吗?」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陶华碧与老乾妈>

第二玻璃厂的起死回生,离不开陶华碧的一腔义气。

她的重情、守义成为了「老乾妈」多年来屹立不倒的金科玉律。

陶华碧吃了没上学的亏,却在多年的人生经验里摸索出独特的经商之道。

诚信是底线

2001年,「老乾妈」向一家供货商订购了800件玻璃瓶,这批货封口不严,销售中有漏油现象。

管理人员建议把货召回,重新封口。「可能只是个别瓶子封口不严,把货追回重新封口就行了,不然损失太大,800件啊!」

陶华碧坚持当众销毁,每件32瓶,总共25600瓶,一瓶不留。

「钱是一张纸,名声最重要,做老闆首先要会做人。坑人骗人,人家口水都要把你淹死。」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陶华碧>

曾经她在小店零售辣椒酱,一克都不会缺给顾客,所以人人都信得过她,这次关乎企业声誉的大事,更不能含糊。

前有张瑞敏破釜沉舟砸冰箱,后有陶华碧销毁辣椒酱,两家企业都从此走上了高质量的产品之路。

「老乾妈」在市场上的爆红,问题也随之而来。全中国仿冒的「老乾妈」多达五十多种,这对公司信誉造成了毁灭性打击。

公司特地派出一队人外出打假,陶华碧也亲自下场。每天东奔西走,跟造假者斗智斗勇。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陶华碧打假>

「饿了就买两个馒头,用自家的豆豉辣椒下着吃。有时候,半夜三更,雨下得好大也要出去侦查。」

最为嚣张的湖南华越食品公司,只将瓶身上「老乾妈」的头像换成了「刘湘球」,其余原封不动地照搬了上去,还理直气壮地在工商局申请了商标。

陶华碧申请多年,都没成功,这家仿冒公司一次就成了。于是,这场商标争夺战从1998年,打到了2003年,陶华碧大获全胜。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以前别人眼里可能认为你孤儿寡母,能做什幺。但我就要拼下去,哪怕面对一个土匪,我都要跟你拼下去。你把我杀掉,我就要把你杀掉。要拼才会赢,不拼就会输下去。」

坚持原则,也拥抱改变

1998年,公司成立之初,她就订立了规章制度。但十分简便,更像是长辈的规训,比如不能偷懒、做人诚信等。

多年来,这套规章制度一字未改,公司照旧稳定运营。

从200人到2000人,「老乾妈」始终给员工提供食宿,就连工资福利在全贵阳也是最好的。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贵阳老乾妈>

她不像高高在上的董事长,也更像员工的长辈,所以公司里人人都喊她「老乾妈」。

陶华碧在管理上有自己的一套,这幺多年公司都靠现金流运转,没有积压产品。和上下游货商做生意,都是现款现货,公司账目十分简单。

她还不轻易向银行贷款,总觉得不能拖累国家。「这一路走来,帮我的好心人实在太多了。」

2001年,陶华碧準备扩建厂房,缺一笔资金,区委帮她协调贷款。

这是陶华碧第一回问银行借钱,她要先到区委洽谈。一栋破旧的小楼,连电梯门都是坏的,她出来的时候,还被电梯门挂住衣服,一下跌倒。

起身后,陶华碧就要回去,还跟随行人员说:「你们看,政府也很困难,电梯都这幺烂,我们不借了。不能给国家添麻烦。真不借了,我们回去。」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陶华碧>

她不懂协调银行贷款是什幺意思,误以为是政府直接拨款。后来经人解释,才恍然大悟。

陶华碧很早就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因而「老乾妈」吸纳了很多人才,又告诫他们不能故步自封。

 「我是老土,但你们不要学我一样,单位不能这样。你们这些娃娃出去后,都给我带点文化回来。」

她把公司的人才都输送出去学习经验,再回来继续工作,实属深谋远虑。

积极纳税,赤子之心

「老乾妈」在贵阳是纳税大户,连年纳税第一。

有一年,税务部门在账目上少核算了30万,让她私下补上了。

陶华碧得知后非常愤怒:「办事要有一说一,我明明纳税第一,怎幺给我弄到第二,那30万税款你们给我弄哪里去了?」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陶华碧>

还有一回,她去税务局缴税,还没到下班,办事人员赶着接小孩下班,就让她改天再来。

她就跟人讲理,「我主动来纳税,你还刁难我?」

2011年至2014年间,「老乾妈」光纳税就缴了45亿元。

纳税是公民的义务,这是陶华碧多年来恪守的规则。

当年她摆摊卖米豆腐,每个月月初都抽空主动去缴税。穿着一双布鞋,从龙洞堡走到油榨街,把税款缴起,她才安心。

「国家支持你,你要对得起人家,要有个交代。」

老乾妈作为特产,远销国外。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老乾妈」的销售市场>

但是国外的售价却至少高于国内三倍,陶华碧说:「我是中国人,我不赚中国人的钱,我要把老乾妈卖到外国去,赚外国人的钱。」

而国外网友也爱上了中国口味的老乾妈,拿来拌意麵、夹三明治、涂鸡块,这些吃法都十分风靡。

有国外网友说,「当你和中国女人结婚的时候,等于娶两个女人:你的未婚妻和陶华碧」。

可见「老乾妈」有多深入人心。

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

过去有句顺口溜:「永不上市老四家,顺丰华为老乾妈,还有一个娃哈哈。」

2011年,顺丰董事长公开发表不上市言论,2017年,顺丰借壳上市,登陆A股。

童年时代的「娃哈哈男神」宗庆后,多年来对外宣称「不差钱,不上市。」

近几年口风鬆动,又说「考虑上市」。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宗庆后>

接连的倒戈事件,「老乾妈上市」也被炒到了风口浪尖,谣言四起。

前两天,陶华碧再度澄清:「『老乾妈』成立二十多年来,有铁打的三条原则: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

再有人规劝「老乾妈」上市,她怒回道:「上市,融资,这些鬼名堂就是欺骗人家的钱,有钱你就拿,把钱圈了,喊他来入股,到时候把钱吸走,我来还债,才不干呢。我只晓得炒辣椒,只干我会的。你问我要钱,我没得,要命一条。」

她深知这一套暗箱操作有多龌龊,所以不愿做,也不可能做。

业内好公司不上市的原因往往有三个:

一、企业现金流充足;

二、企业自身监管力度强,不需要外部监管;

三、企业管理者注重自身风格。

这三条「老乾妈」都满足,所以不上市也无可厚非。

在股市不明朗的情况下,陶华碧注重「顾客至上」的原则,当然不肯上市。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股市暴跌>

哪怕能敛财,可是失了声誉,这违背了陶华碧的经商之道。

未来是年轻人的

现今,年过古稀的陶华碧已经把「老乾妈」交由两个儿子打理。

她则出任技术总监,为了保持味觉的灵敏,多年来不喝茶、不喝饮料。

「不管什幺产品,只要我一闻一尝,就晓得哪种配料没放对。」

当年陶华碧就是靠着这份天赋,从自製的辣椒酱坐上了中国辣椒酱企业的头把交椅。

现在,不用去公司的她,就爱和朋友打麻将。

26岁丧夫,49岁创业,一生只识三个字,如今却身价百亿!

<陶华碧「老乾妈」表情包>

曾有人问她:「你赚了那幺多钱,几辈子都花不完,还这样拚命干什幺?」

这个问题让她辗转反侧了一整晚,后来她在员工大会上说:

看到你们这些娃娃,我想出点味来了。

企业我带不走,这块牌牌我也拿不走。

未来是你们的。

我一想呀,我这幺拚命搞,原来是在给你们打工哩!

当时,全公司上下2000多名员工,她能叫出来其中1000多人的名字。

记得大部分员工的生日,会準时送上长寿麵庆生;每个员工结婚,她也都会出席,亲自当证婚人。

她把「老乾妈」当做一个家来经营,而她就是所有人的「老乾妈」。

42岁,她决定让穷学生们免费吃饭时,就注定了52岁时,她是全球华人独一无二的「老乾妈」。

这个只识三个字的女人,没有满腹经纶,没有一嘴成功学,没有好高骛远。

她的全部成果都是专注于所擅长的,脚踏实地,诚信扎实地走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