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A哇生活 >亚马逊获 15 亿美元奖励金后挺进纽约,迎接它的却是「NO Amazon」运动

亚马逊获 15 亿美元奖励金后挺进纽约,迎接它的却是「NO Amazon」运动

亚马逊获 15 亿美元奖励金后挺进纽约,迎接它的却是「NO Amazon」运动

亚马逊(Amazon)HQ2(第二总部)早在 2018 年 11 月 13 日就已敲定:纽约和北维吉尼亚。这意味着未来亚马逊将拥有 3 个总部。

儘管北维吉尼亚人欢呼雀跃希望亚马逊早日到来,但在纽约这个美国经济中心城市,除了政府官员、房东和房地产开发商可以为物业价值飙升的前景感到高兴,向来以精英自居的纽约市民却不太同意。

这股反对的浪潮在纽约长岛市皇后区最为激烈──这是亚马逊为第二总部选的最佳位置,人口、交通、友好商业环境都符合公司的期望。

当时,亚马逊答应纽约长岛市,未来将提供 25,000 个平均年薪逾 15 万美元的工作岗位,而纽约长岛市给出的优惠则是未来十年长岛市将对亚马逊提供逾 15 亿美元的基于表现奖励(维吉尼亚州给的奖励资金是 5.73 亿美元)。

但双方的这些「未来支票」也是成为怨言四起的导火线。

反对者的声音:Amazon 必须离开!

纽约市民之所以强烈反对,雷锋网总结了以下几个原因:

12 日长岛市市政厅举行了一场听证会,听证会流出些许的细节。市政厅发言人科里·强森(Corey Johnson)责备亚马逊试图在会前逃避这次公开听证,而几位亚马逊高层出席,则是公司在与市和州达成协议之后不情愿的一次露面。

长岛市的议员吉米·万巴马(Jimmy Van Bramer)如此说到。他指的是亚马逊赢得了为其 CEO Jeff Bezos 建造一个直升机停机坪的权利。

发言人科里·强森向听众承诺,会向亚马逊提出一些难以回答的问题,试图让抗议者安静下来。

当然,并不是所有纽约市民都在往这把熊熊燃烧的愤怒大火里添柴加薪,也有一些比较「冷静」的声音,比如:

看到这些,亚马逊是什幺反应?

眼下的亚马逊正试图平息这种愈演愈烈的反对浪潮。

怎幺做呢?

僱用形象好、公关能力强、社交资源充沛的人做为游说者,走上纽约市的街头,有时还有市政府官员陪同,听取居民的意见并鼓励他们提供支持。

领导寻找第二总部的是亚马逊公共政策副总裁巴里安·休斯曼(Brian Huseman)以及亚马逊全球经济发展总监霍利·苏立万(Holly Sullivan)两人,在纽约,他们为这项「落脚」计画东奔西走,频繁地在华盛顿特区的办公室和纽约市之间穿梭,参观全国最大的公共住房开发区皇后岛(Queensbridge Houses)──与刚开始选址时亚马逊悠然自得地占据主导地位截然不同。

亚马逊公共政策副总裁巴里安·休斯曼在之前的听证会上表示:

另外在 12 月,亚马逊还聘请了 SKDKnickerbocker,这是一家知名的政府谘询和公共关係公司,之前为民主党的一些活动提供过谘询,其服务名单中包括有影响力的战略家,如欧巴马政府中白宫高级官员阿妮塔·邓恩。

市民採取行动,让亚马逊知难而退

之前,纽约州长安德鲁·古莫(Andrew Mark Cuomo)和纽约市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一直将为市民争取到 25,000 个工作机会视为骄傲政绩,万万没想到这会引发市民和媒体的愤怒。

目前的纽约市面临着高房价、人口拥挤、交通堵塞等问题,有人认为亚马逊的到来会让情况更加恶化。

儘管亚马逊在一份声明中曾表示:「我们很高兴能够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内与纽约市民合作,将新的亚马逊总部带到长岛市并帮助支持社区发展。」

批评者确认为,纽约市 15 亿美元的激励政策很可能在未来扩大到 30 亿美元,因为亚马逊做为全世界最有钱的公司,其业务无处不在,15 亿美元并非一笔明白帐。

纽约市副市长艾莉西亚·格伦(Alicia Glen) 为亚马逊获得的 15 亿美元税收抵免进行了辩护。她表示,亚马逊利用旨在刺激曼哈顿以外地区发展的计画,这笔交易可以产生 125 亿美元的未来税收收入。

现在,在纽约长岛市皇后区的许多圈子当中,「亚马逊及其获得的 15 亿美元激励资金」成为了最流行的话题。当然也有一些人不敢去谈论,害怕给自己带来麻烦。

《纽约时报》文章中记录下一个细节:长岛市的餐厅老闆吉安娜·塞尔伯恩(Gianna Cerbone)表示,在对亚马逊的话题发表个人评论后,她的生意出现下滑。「当地人告诉我,你不应该表现出那幺多的支持。」

她本人则觉得:「你可以反对它,为什幺我不能赞成这样做呢?」

亚马逊获 15 亿美元奖励金后挺进纽约,迎接它的却是「NO Amazon」运动

星期一晚上,数百人在阿斯托里亚(Astoria)挤满了一个教堂,队伍一直排到教堂门外。

种种,可能都反映了亚马逊在纽约批评者之间成为了被攻讦的对象。

有人认为,这个「反亚马逊第二总部」事件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纽约市民主社会主义者组织的,其中 Ocasio Cortez 女士最为典型。她一直强调,亚马逊这幺大规模的公司,在纽约地铁崩溃和社区需要更多投资的时候,不应获得数亿美元的税收优惠。

该 Twitter 的评论区有人认为:亚马逊在西雅图造成了「寒蝉效应 」。

由于他们本身的规模导致西雅图中低收入家庭严重住房短缺,现在只有将他们的员工挤出城市社区方能解决这一问题(注:寒蝉效应一词指的是出于利害关係考虑,选择性放弃正当权利,与噤若寒蝉的「寒蝉」二字原意较接近)。

然而根据了解到的最新消息,亚马逊不会出现这种「赶走西雅图员工」的情况。因为亚马逊之前承诺:在投资两个新总部的同时,还将为周边社区额外创造数万个就业机会(注意是「额外创造」),这两个新总部的招聘工作将于 2019 年启动。

当然,西雅图总部员工不会被强迫要求转移到这两个新总部。

教堂集会​​、Twitter 吐槽可能还是比较温文尔雅的反对形式,但有些示威活动则具有破坏性。

一些驻纽约的活动者也与西雅图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就抵制亚马逊的策略交换了意见。

亚马逊获 15 亿美元奖励金后挺进纽约,迎接它的却是「NO Amazon」运动

活动者们用粉笔在人行道上写标语,并在长岛市周围张贴了海报。有一些搞破坏的人在亚马逊未来第二总部区域的一个废弃餐厅喷洒「Scamazon」的字母涂鸦。

此外,在人行道和建筑物上,他们喷涂了多个「Amazno-NO」标籤。

后来,这些涂鸦被警察发现,在 3 小时内被迅速清理乾净。

州长和市长强势关闭了「申诉」的大门

做为对破坏行动的回应,市和州政府官员争相召集支持者。在听证会之前,纽约州长安德鲁·古莫和纽约市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宣布成立一个由 45 名成员组成的谘询委员会,以便用来显示当地的支持并巩固这项交易。

公共政策专家表示,市议会可能会试图改变或取消该市承诺的亚马逊税收减免政策。但州长与市长明确表示,市议会和谘询委员会都没有权力阻止这项交易。

「我睁大眼睛进去,我知道有很多支持者参与其中」,41 岁的米汗·克利托(Meghan Cirrito)表示同意加入该谘询委员会。

据了解,该委员会将于 1 月首次举行会议,参加者将包括附近公共住房开发商、商业团体和当地民间组织的租户协会主席。

之前,在与亚马逊达成协议时,州长和市长闭门协商并创建了一个程序,试图阻止市议会有权修改或破坏协议。州政府和市政府官员向亚马逊提供了详细城市资讯,并同意签署一份保密协议,要求官员们在遇到新闻记者提出公开资讯请求时,都要提前与亚马逊联繫。

据了解,在美国,根据公共记录法,政府机构必须根据要求向大众提供有关其交易的资讯。但在包括加州在内的一些州,有些法律允许公职人员保密某些可能会影响政府与公司竞标结果的讯息,这种保密会受到豁免。但在一般情况下,这些豁免具有截止日期,即一旦交易获胜或失败,讯息就必须公开。受到局限的是,当大众确实了解交易的细节时,改变方向往往为时已晚。

一位批评人士尖锐指出。他认为,没有人能够準确甚至无法估计亚马逊决定选择纽约市做为第二总部所带来的经济利益。示威游行、团体意见、高层辩解、官员游说……这都是荒谬的。

眼下,纽约市民还在为了「击退」亚马逊而努力。而究竟这项政府与科技公司间的巨额交易是否生效,以及亚马逊能否真正在纽约黄金地段建造起第二总部的高楼,要等到 2019 年方可知晓了。